一半秋水一半郭麒麟

  • 时间:
  • 浏览:42
  • 来源:福利视频乱系列_福利视频欧洲毛片_福利视频一二三在线观看
來瞭來瞭,TA又來瞭!每天播報最新新聞的小編又來瞭!今天天氣不錯,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不吊大傢胃口瞭,一起來瞭解一下。

與前一傢媒體的大陣仗不同,我選瞭一處光線溫和的座位,和郭麒麟聊瞭起來。其實心裡是有些忐忑的,因為看著手上的采訪提綱,我在想“同樣的問題,他到底回答瞭多少次?會不會有點煩瞭?”我決定將這個疑惑說出來。他一聽,哈哈一笑:“確實,最近在宣傳期,經常會被問到同樣的問題。但你今兒問我跟明兒問我,我的答案可能就不一樣瞭。我這人想一出是一出。”

簡單的寒暄後,我把重點轉移到他最近上映的新劇《給我一個十八歲》上來。“我們這個戲是根據馮唐先生的《十八歲給我一個姑娘改變的》,原著在我看來,是作者的一本隨筆。這種題材如果要進行影視化改編,可能會困難一點,因為要同時滿足書迷和觀眾的需求,肯定做不到盡如人意。”對這部劇以及原著內容,郭麒麟瞭然於胸,也有自己的意見:“跟劇名相比,我還是更喜歡《十八歲給我一個姑娘》,簡單明瞭。本身故事描寫的就是18歲的青春,充滿瞭荷爾蒙,那會兒男孩想的是什麼?聊的是什麼?就是要一個姑娘,這很正常啊。我們這個劇,最後本來應該跟書裡的結局一樣,秋水找到瞭朱裳,對著她脫下瞭自己的褲子。你說這多文藝啊!這多清新啊!但沒辦法,肯定不讓播。”

《給我一個十八歲》,這劇讓男生沒有瞭秘密!

18歲的秋水望向心愛的姑娘

“秋水這個角色,和我有85%的相似之處”

郭麒麟簡單地介紹瞭下這部電視劇,然後開始談論起自己飾演的角色:“秋水這個角色,在這部劇裡跟之前兩部影視作品《萬物生長》以及《北京北京》不一樣,之前主要在描寫他大學以及之後的生活和感情,是一個比較開放的男青年,但其實在高中時候,他還是挺慫的。”說到這裡,我對他的初戀產生瞭好奇。“那你的初戀是什麼時候?”料想到他不會扭扭捏捏,我問瞭一嘴。“初中,初戀是在初中。那會還小,14歲談戀愛,什麼都不懂。唉,我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大人不讓早戀瞭。”他嘆瞭口氣。“那你後悔嗎?”我追問道。“那不會,不會後悔,我的每一段戀愛我都不後悔,都是自己作出的選擇。”

談到選擇,我問他是這部劇選擇瞭他,還是他選擇瞭這部劇。郭麒麟想瞭想,答道:“當時看到這個劇本,看到秋水這個角色,就覺得跟我很像,想演。所以,出演這個角色應該算雙向的選擇吧!制片方當時覺得讓我演秋水比較有意思,因為有我這種‘味道’的演員不好找。這種味道怎麼形容呢?廣義上來說不算帥哥,但很真實。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帥,最多用順眼這個詞來形容。至於粉絲誇我,那人傢喜歡我,總不能說我不帥吧?這種誇,就跟我奶奶看我也覺得是大帥哥一道理。”

“其實我就是個正常人,再說瞭,要是找一大帥哥來演秋水,沒什麼意思。要是秋水是一大帥哥,那第一集上來就跟校花在一起瞭,怎麼可能拍20多集?我覺得秋水這個角色真的跟我很像,就一普通人,過著普通的生活。”

“你覺得自己和秋水有多少相似之處呢?”我問道。“85%吧,比如說對於表白這件事,我和秋水就很像。以前上學的時候,我喜歡一姑娘,不敢跟人傢說。但架不住身邊的哥們同學愛起哄啊。人傢姑娘一看,還覺得你害羞的樣子挺可愛的,就在一起瞭。我在確定關系後會比沒有在一起的時候主動一點,但也不會去故意制造什麼浪漫,但你說倆人在一塊,誰也不主動,大眼瞪小眼,也挺沒勁的對吧?”談到感情,對於劇裡的三個女生,郭麒麟也有著自己的偏好:“拋開長相不說,我可能會選梯子吧。朱裳太被動瞭,翠兒又太過於主動。梯子這樣的正合適。”

“那你和秋水的不同之處呢?”

“不同之處在於,我上學的時候完全不是那種調皮搗蛋的類型。反正跟別的同學比起來,我就特明白:跟老師對著幹沒好果兒吃。很多同學都想用叛逆標榜自己,我就覺得特傻。到最後給你傢長找過來,臭揍你一頓,你再耀武揚威也得不到什麼好處。我覺得這是我和秋水最大的不同,所以演起來的時候也覺得挺吃力的。因為我不是那樣的,所以要去感受這種調皮搗蛋的孩子的心理。”說到這裡,郭麒麟談到對秋水這個角色的疑問:“我覺得整體上這個角色還是很統一的,但就是不太明白,前面階段他咋咋呼呼哪兒都敢去,怎麼到後面就那麼慫呢?我自己覺得可能是為瞭迎合市場吧。”他撇出一個無奈的表情,但神情中可以看出他對這個角色的理解和揣摩已經非常到位瞭。

青春要有調皮的勁兒 郭麒麟“重返”十八歲

我本身是馮唐的粉絲,《十八歲給我一個姑娘》也是我非常喜歡的作品。所以我也是從一開始抱著原著黨的批判眼光到後來慢慢覺得“嗯,是這個感覺”追完瞭整個劇。作為原著黨以及觀眾,劇中營造出來的氛圍,以及對愛情、親情、友情的刻畫是完全超乎我預期的。而郭麒麟在劇中的表現,也讓人不太敢相信這部劇是他嚴格意義上的第一部作品。豆瓣上的好評,也是對他,以及整個劇組的肯定。

“對於演戲,我寧可做一個自負的人,也不要自卑”

在《給我一個十八歲》爆紅之前,很多人對郭麒麟的印象還是停留在“遠古時期”,與他相關的新聞也基本上和輟學以及傢庭有關。但現在他終於理直氣壯地可以用新的身份和形象站在聚光燈下,迎接人生的一個新的階段瞭。至於為何會想踏入電視劇這個領域,以及這個工作和之前有什麼不同,他直截瞭當地說:“我想給自己減減負。我一直是個演員,相聲演員也是演員,隻不過相聲表演比影視表演的難度要大得多。我和觀眾面對面地表演,肯定比拍八遍選一遍好的剪接進去要難。相聲還得把人給逗樂瞭,要是來聽相聲,從頭到尾都沒樂,那人傢估計得罵街瞭,或者找你退票瞭。另外,相聲也比較通俗,觀眾也比較難取悅。總而言之,這個行業現在有點費力不討好,你付出的比別的演員多,到最後別人對你還有誤解,給你扣上‘歡喜蟲’的帽子。”說到這裡,郭麒麟顯得很無奈。的確,如果自己的付出不但沒有得到表揚,還遭到嘲諷,那擱誰都不好受。

“那拍電視劇時,你覺得輕松麼?”

“我隻能說累的點不一樣,原來在劇場,不會讓你六點就起來化妝,而且都在空調屋裡,穿一大褂上臺說就行瞭。拍戲可不行,早上五點讓你去鉆山洞,或者讓你在水裡泡一下午,都是常有的事。這兩個工作,難的點不一樣。但我還是開心的,因為滿足瞭我表演的欲望,還能和大傢一起創作,總在動腦子。說實話,日復一日地說相聲,還是有點枯燥的。”

《給我十八歲》上映 郭麒麟分享角色感悟

“影視新人”郭麒麟:我的“正劇”在哪裡?

對於郭麒麟來說,表演天分是與生俱來的,加上從小的耳濡目染,他也積累瞭不少的演出經驗。然而演戲和相聲畢竟還是有區別的,我很好奇在劇場的經歷對他演電視劇來說,到底是幫助還是阻礙。

“我覺得有幫助,也有阻礙。那會剛開始接觸相聲的時候,我老跟我爸對著幹。他老讓我跟他們一塊兒去大觀園練功,翻跟頭啊、壓腿啊,我當時就不愛去。現在覺得當時他對我的這種嚴格要求是正確的,因為相聲演員對形體的要求,在演戲的時候也是很重要的。但是當時在劇場培養出來的發聲方式,在演戲的時候可能會有點吃虧。而且當時培養出來的表演方式,可能太激昂瞭,不太適合在大屏幕上展現出來。但劇場表演生涯卻帶給我創作的經驗和靈感,給瞭我很多方向。其實這跟上學一樣,你學到的是具體學習的方法,你學到的知識早晚會忘掉,但在這個過程中培養出來的能力是永遠忘不掉的。”說到這裡,郭麒麟表達出自己對一些老戲骨的崇敬之情,“我跟很多老演員合作過,他們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中氣十足,其實說話的聲音並不大,但整個四合院都能聽得見。我最近也打算去上舞蹈和聲樂課,這兩門課對演技的提升應該很大。”

當我問他覺得自己是個天賦型的演員,還是積累型的演員時,他回答道:“我覺得藝術相關的工作,都需要天分。沒有天分,積累得再多,也成不瞭角兒。那會我剛出道時,很多資深的相聲演員都說‘郭麒麟這小孩說不瞭相聲’,但我就不在意。專業的相聲演員都覺得我有天分,您要覺得我不是就不是唄。說到這個,我覺得演員更需要自信,演一個人物,如果連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你拿什麼去打動觀眾?我覺得寧可自負一點,也不要自卑,演戲一定要有信念感。”

“為瞭追求夢想,甘願在初三退學,還有比這更文藝的嗎?”

《給我一個十八歲》一經播出,除瞭收獲超高的播放量,在網上的口碑也是節節攀升。談到這樣的成功是否在自己預料當眾。郭麒麟顯得有點無奈:“其實我們這行的人,沒有幾個不是悲觀主義者的,很多時候我們得靠運氣,運氣真的太重要瞭!一部劇從開拍到播出,要經歷很多的流程。說得好聽一點,就像是一壇陳年的女兒紅,我們醞釀很久,把它呈現在觀眾面前。說得不好聽,現在這些劇,拍完能播出已經算是成功,更別談去預期它的播放量瞭。這個劇在豆瓣上7.1分,很多觀眾其實評價過高,也有很多惡意打低分的。你說這戲給五星,我覺得它沒有五星,還有進步的空間,你要給一星,那你就是不懂藝術。我自己打三星,要是加上對自己表演的感情分,能上四星。”

“那自己會去看觀眾的評價,對負面聲音會在意嗎?”

“我確實會看一下,但發現不好聲音都是在批評這個劇選角失誤或者劇情有問題,倒沒什麼針對我,比如說郭麒麟演的什麼玩意兒這種言論,所以我心裡還算平和一些。”

其實在《給我一個十八歲》之前,郭麒麟就已經接觸瞭一些影視作品。但回想起那些,他邊笑邊打趣地說:“沒聽說過,沒演過。唉,那會就不想演,也不覺得那些角色適合我,臺詞都沒被熟呢,就稀裡糊塗硬著頭皮上去演瞭。如果正經說,我覺得《給我一個十八歲》算我的處女作,正經的處女作。”

郭麒麟自認“內心狂野”:一肚子話想說卻不可說

對於以後的發展,他也希望自己的戲路能寬一點,多嘗試一些不一樣的角色,比如反派、末代皇帝等等:“我想演一些不太普通的角色,讓大傢意想不到的那種。但我最想演的還是音樂劇和文藝片。我覺得音樂劇特別有意思,比如愛樂之城那種;文藝片我喜歡那種以小人物為原型的,比如《不成問題的問題》,那種電影的腔調,讓我覺得很有興趣,而且小人物更能反映出大的社會現象。此外,我也很喜歡去小眾文藝電影院看一些文藝片。”

“那你覺得自己算是文藝青年嗎?”

“得算瞭吧?為瞭追求自己的夢想,我甘願在初三選擇退學,還有比這更文藝的嗎?別人的文藝,最多也就下瞭班在傢看看電影、看個話劇,我卻以此為自己的工作並為之奮鬥,多文藝啊。”

“那你會什麼題材的都接嗎?”

“那不能夠,那種不接地氣,高高在上的角色我不會接。我沒那經歷啊,也體會不到人傢那種心情,你讓我去演一個霸道總裁,我能演嗎?我入不瞭戲,我演著演著自己就得樂,老得NG。還是演一些小人物比較好。”

最後,我們談到,作為一個演員必備的技能是什麼,郭麒麟的回答簡潔明瞭:“觀察力。”“因為對於生活中同樣一個事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和理解,但如果你去認真觀察,你就能將自己融入其中,去感受、去體會。隻有體會到瞭,你才能讓觀眾覺得真實。”

在這一個多小時的訪問裡,我更多的是以一個傾聽者的身份在記錄郭麒麟對角色的理解、對演戲的熱情,就像他描繪朱裳的發絲在午後的微風中掃過課桌表面,亦或是秋水坐瞭一下午公交車兜兜轉轉最後在黃昏的餘暉裡回到原點一樣,他的赤子之心在堅定地閃著光亮。

欲要知曉更多《一半秋水一半郭麒麟》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